•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当前位置:首页  思政工作  时事政治

    RDCY观察系列报道之四

    【来源:贺守喜     作者:     新闻发布:系统管理员    日期:2016/08/31    浏览量:0  】【打印本页】 【关闭

    G20面临挑战 中国是延续G20机制有效性的关键力量

      G20在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方面面临的挑战,源自于G20机制的“针对性”。目前,欧美经济显示出“复苏”的迹象,G20所针对的金融危机议题不再紧迫,“针对性”机制面临尴尬。这种尴尬实际上提出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即G20在国际秩序中如何合理定位。通过与G7机制进行对比,可以更加清楚地看到G20的治理体系面临的“身份困境”。

      G20被定位为“国际经济合作的首要论坛”,理论上表明G20应该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中具有“顶层设计机制”的地位,包括国际金融体制改革在内的各类全球性经济治理改革都要由G20来推动。事实上G20六年来也一直在进行这方面的努力,然而如今却面临在IMF改革遇阻事态中几乎束手无策,针对“额外增长2个百分点”目标缺乏制约手段的困境。全球治理目标如何完成?这是全球治理能力危机的体现。

      金融危机7年来,G20机制对全球经济走出动荡、重返增长之路做出了巨大贡献。其只岈从2008到2013年的五年间,中国一国贡献了全球总GDP增长量的37.6%,起到了全球经济“火车头”的作用。事实证明,建立G20机制并使中国参与到全球经济治理合作当只岈对全球经济的复苏意义重大。

      G20 面临的挑战

      (一)治理体系

      IMF改革遇挫暴露出完善全球治理体系所面临的障碍。2014年4月11—12日在华盛顿举行的G20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春季会议上,IMF份额和治理改革方案陷入僵局。会后发布的公报称:“我们(G20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们)对早在2010年业已达成的IMF份额和治理改革再次被拖延深感失望。我们重申份额作为IMF基础制度的重要性。落实2010版IMF改革方案仍是我们的最优先事项。我们敦促美国尽早批准该改革方案,这样才能保证一个强大而资源充沛的IMF。如果到今年年底美国还不批准该方案,我们将要求IMF启动备选方案,届时我们将与IMF 货币与金融委员会讨论制定备选方案及日程表。”

      在G20会议公报中如此措辞明确谴责一个成员国是前所未有的,并且受到谴责的是会议举办国美国。这次美国不是在谴责别人,而是被别人联合谴责。早在2010年,IMF各成员国业已达成一致,宣布把IMF的贷款能力增加一倍,达到7330亿美金左右,同时提高新兴经济体的份额。2010年的G20首尔峰会也批准了该方案。根据该方案,发达经济体的份额将由目前的57.9%降至55.3%,其中美国由16.75%下调至16.5%,欧盟由30.9% 份额降至29.4%,同时,欧洲国家拥有的董事席位将由9个减少为7个,腾出的2个席位将重新分配。而发展中国家份额则由42.1% 上升至44.7%,其中中国的份额将从目前的3.72%升至6.39%,成为仅次于美国、日本的第三大份额国,投票权也将从目前的3.65%升至6.07%。然而,IMF的规则规定,批准任何决议都需要85%的多数同意,而占16.75% 投票权的美国事实上拥有“一票否决权”。美国国会由于两党斗争,未能在IMF改革问题上达成一致,导致该改革方案搁浅。

      IMF改革搁浅实际上使得G20承诺的与国际金融机构改革相关的大部分后续改革都无法进谢岈这也暴露出G20机制缺乏实行能力。在这样的治理体系只岈像美国这样的大国拖延或拒绝实行决议,就会导致G20无法正常运作。

      (二)治理能力

      2010年多伦多峰会以来,G20的首要任务被明确为推进“强劲、可持续的平衡增长框架”。然而2014年的有关进展实际上对G20落实这一框架的能力提出了挑战。

      2014年2月,在澳大利亚悉尼举行的G20财政部长与央行行长会议上,与会成员承诺,争取在未来五年内将G20整体GDP在现有预期轨道基础上提高至少2%。而在4月的G20财政部长与央行行长华盛顿会议上,则要求G20各成员在9月提交各自的综合增长战略(Comprehensive Growth Strategies),并要求各方要确保在11月的布里斯班G20领导人峰会上正式提出各自的全面增长战略。“加快增长2个百分点”与“综合增长战略”具有明确的数字目标和政策体系。然而,这种明确的目标实际上对G20的治理能力提出了巨大的挑战。正如本次会议与会代表何伟文所指出的:G20目前仅有各国财政与货币政策的协调,然而靠财政与货币政策协调无法实现“加快增长2个百分点”的目标。

      G20 的治理能力目前仅限于对各国财政、货币政策、金融监管等事务的协调,然而却设定了难度极高的全面增长目标。在缺乏国际统一的全面经济政策协同,并且没有一个综合财政、货币与产业在内理论框架引导的情况下,G20提出的治理目标实现的可能性越来越小。

      (三)地缘政治

      G20 的定位是“国际经济合作的首要论坛”,因此不愿意主动涉及地缘政治议题,然而国际局势的发展却使得G20机制夹杂了地缘政治的博弈。

      2014年3月24日,G7就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一事在荷兰海牙召开紧急会议,决定不出席原定于6月在俄罗斯索契举行的G8领导人峰会,改为夏季在布鲁塞尔举行G7领导人会议。由此俄罗斯的G8成员资格遭到“暂停”。此后,美国、欧盟与日本都出台了针对俄罗斯的制裁措施,俄罗斯也开展了反制裁行动,使得双方的裂痕不断扩大,甚至引发了“新冷战”担忧。

      目前乌克兰形势依然严峻,G7与俄罗斯之间的分歧也看不到弥合的希翼。类似G8 的分裂会在G20上演吗?由于G20的领域被限定在经济合作方面,因此G20发生类似G8的分裂风险要小得多,但这一事件也给G20敲响了警钟。G20成员方之间的整合机制远比G8弱,仅以各成员方自愿出席为主,议程的推进也需要各方一致同意,因此G7与俄罗斯之间的争持如果出现在G20领导人峰会上,将会造成严重影响。

      地缘政治虽然是G20的外部因素,但却是影响国与国之间关系的最重要的元素,它会使G20的存在结构变得相当脆弱。乌克兰危机暴露了这种脆弱性,而解决这一问题需要的是G20机制的结构改革。

      G20在国际秩序中的“身份困境”

      G20在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方面面临的挑战,源自于G20机制的“针对性”。目前,欧美经济显示出“复苏”的迹象,G20所针对的金融危机议题不再紧迫,“针对性”机制面临尴尬。这种尴尬实际上提出一个根本性的问题,即G20在国际秩序中如何合理定位。通过与G7机制进行对比,可以更加清楚地看到G20的治理体系面临的“身份困境”。

    |<<<<<1234>>>>>|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